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J生活播 >伪善之极!周恩来在文革时扮演了咩角色?

伪善之极!周恩来在文革时扮演了咩角色?

分类:J生活播  / 时间:2020-06-17 / 作者:

伪善之极!周恩来在文革时扮演了咩角色?

周恩来的一生係伪装的一生,他係一个十足的伪君子。(网络图片)

周恩来临死前,在医院裏和邓颖超几乎没有进行任何实质性的谈话,也没有给老婆邓颖超留下遗言,哪怕只言词组。据讲他怕毛泽东给他房间安了窃听器。一个注定要死的人还怕咩呢?就係窃听了又能点样?

在共产党中,周恩来的欺骗性最大。他的一生就係伪装的一生,他没有信任过任何人,在老婆跟前也係伪装的,他的伪装矇骗过很多人,凡係把他当亲人的最后不但死的很惨,而且最后才知道都係他批准的。

对自己老婆保密周恩来守口如瓶

根据史料,周恩来到底玩儿过几多女人,有过几个孩子,永远没有人知道。周恩来时时强调保密的重要,他在一次会议中讲:“保密的事非同小可,回家后,唔好一时高兴就讲出来”,“我老婆係老党员,中央委员,不该讲的我对她就係不讲”。

1982年6月30日人民日报上有邓颖超的一篇回忆文章,讲她和周恩来结婚后,聚少离多,他到哪儿去,“去干啥、呆多久、咩从没有讲”。周恩来一向“守口如瓶,滴水不漏”,“我们之间相互保密的事係很多的。”

邓颖超主动展示日记却一直没被公开

过去的年代,一般老百姓愿意用日记当作释放、倾吐自己真实情感的园地,这係个不允许被别人侵犯的领地。但在中共统治下,往往把百姓在日记上抒发情怀或一时的不满当成反党的罪证,写日记也不敢写的那幺毫不掩饰了,甚至有人为了达到咩个人目地而把日记当成可利用的工具。在中共官方媒体上时有伪造日记来树立“光辉榜样”。

奇怪的係周恩来死后,邓颖超拿出一本日记,上面居然有很多对“红太阳”的非常深入的探讨。先不讲这对夫妻互相如何不信任,就按照周恩来的个性,打死他他也不敢留下对毛泽东的反对意见。难道他不怕万一有一天自己也被抄家,这一本日记就能立即置他于死地?

争鸣杂誌5月刊报导,一九七八年十月,邓颖超就自己的日记,向中央政治局请示:“如何处理有关资料档案?”叶剑英代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告知邓颖超:“现在工作繁多,也很複杂,还係你保管好。”

把自己的日记当成“资料档案”,而且主动塞到中共手里,这个日记的真实性确实值得置疑。

有趣的係,邓颖超不死心,一九八一年七月二日,在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后,又提出有关自己日记内容的问题,实际上就係要中央对毛泽东和周恩来边个係边个非问题上表态。当时的总书记胡耀邦,代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对邓颖超讲:“常委和部分政治局委员都看过,还係由你保存比较合适,考虑到多个方面:党内团结、党的形象、毛主席功过七三开评价等方面。”

直至邓颖超逝世后,她的日记一直由中央政治局属下的机要局保管。

2004年3月,中共对邓颖超日记作了启封,读过之后才明白,邓颖超为何要坚持把自己的日记上交给党作为历史资料。史记都係第三人写的,中国五千年的历史都係由别人评讲。而邓颖超的日记里,据她讲係记录了与周恩来在其病危期间的谈话,讲他对自己的一生进行了反思,反思自己在革命战争年代和建国后历次政治事件中,作出了违心的抉择。在多次关係到党和国家命运的关键时刻,背弃原则作出迁就,造成历史性灾难,感到沉痛。

轻轻几句话“背弃原则作出迁就”就把自己做过的嗰啲罪行不露痕迹的都推给了毛泽东,并且推的彻彻底底、一乾二净。还捞了个“临终自责”的美誉。

凡係非让别人看的日记决唔係一本真实的日记,它没有历史价值,只起欺骗的作用,这就係邓颖超非要把自己的日记交给党的原因。

人做过咩他自己最清楚,周恩来死时要求把骨灰撒入大海,他知道总有一天自己会被掘坟鞭尸的。所以与其让别人把自己骨灰给扬了,不如自己死后就办,还捞个美誉。

那幺周恩来都干过咩恶事呢?他为咩如此好惊?由于他干坏事非常隐蔽,所以也只能举几个大家都知道的小故事来讲明他係一个咩人。

百姓饿死数千万大饑荒中周恩来竟大量出口粮食

这简直係匪夷所思的事情,当几千万老百姓饿死之时,周恩来下令大量出口粮食。

1958年中国出口(指凈出口数,即出口减进口)了266万吨粮食,虽比1957年的192万吨高了不少,大致仍属正常贸易。

据1983年《中国统计年鑒》记载,不少省市从1959年年初开始就有人饿死,周恩来对局势了如指掌,却在1959年下令出口了419万吨;而到了天天都有大批人饿死的1960年,仍然出口了265万吨。

本来,1959年粮食产量比五七年减少500亿斤,摺合2500万吨,即使完全不出口也已经不足,可係出口却比五七年增加了224万吨。仅这224万吨(摺合45亿斤)粮,就够三千万人吃半年,足以从59年秋熬到60年夏。然而这些本属农民口粮的粮食却被吹了牛的地方干部当作“余粮”缴售给了“国家”,转而被需要外币的中共运到国外去卖了。

饿死人民中共政权却大量囤积黄金

1960年,中共财政赤字已经高达80亿元,但为保证最低限度的国计民生的需要,还必须从国外进口大量小麦。这就需要外汇。当时在严重粮荒危机面前,如果在国际市场抛售黄金,以解决外汇紧缺问题,也唔係不可以的,但周恩来不赞成这样做。他讲,黄金不能卖!我们要以黄金作后盾。他强调,“在外汇的使用上,我们花一个美元都要认真考虑考虑!”于是,每年买进几十万两黄金。年年买进,一直买到1970年。这些黄金都係用专机运回国内的。

乍一听,周恩来真係个好管家婆啊,可係往深里一想,不对啊,老百姓都饿死了,你共产党留着黄金係为了边个啊?

临时变卦克什米尔公主号事件让他人作替死鬼

一九五五年春,周恩来率中共代表团到印尼参加万隆亚非会议,原计划係四月十一日乘坐印度航空公司包机克什米尔公主号,从香港起飞经印尼首都雅加达前往万隆。但周恩来却临时改变计划,另坐飞机从昆明取道缅甸仰光到达雅加达。

而中共代表团其他成员却按原计划乘坐克什米尔公主号在四月十一日从香港起飞。四个小时后,于下午六时卅分,克什米尔公主号爆炸失事,除机组人员,机上八名中方人员(包括香港新华社社长黄作梅等)和三名外籍记者全部遇难。我的同学就这样成了孤儿。

事件发生前一天,即四月十日上午九时卅分左右,中共警告过港府要求港英政府,採取措施保障飞行安全。而事发后次日,中共外交部声称,“中国政府已提出要求,但阴谋依然得逞,因此英国负有严重责任”,声明还讲事件係美蒋特务导演的谋杀案。

香港警方随即展开艰苦的调查,一无所获,后来还係根据中共提供的情报才破了案。中共明确告知事件係国民党保密局香港情报站策动,主谋赵斌成,指挥者金建夫,执行者係香港机场地勤人员周驹,使用的定时炸弹係从台湾基隆秘密运到香港。

调查人员非常困惑不解的係,既然周恩来对这事了如指掌,为咩还要中共代表团其他成员按照原计划飞行,去送死呢?原来为迷惑台湾香港情报站不再改变计划,确保自己的安全,中共特务机关创始人周恩来把包括自己司机在内的11名中外菁英白白牺牲掉。据周后来讲,“这叫做“声东击西”、“丢车保帅””,周恩来用别人的性命为自己当掩体。

与周恩来关係暧昧孙维世死于非命

周恩来和孙炳文係一个战壕的战友,孙炳文临死把女儿孙维世託付给周,周恩来表面上认她作乾女儿,其实係情人关係。这一点邓颖超係知道的。

1950年10月14日,孙维世嫁给了中国青年艺术剧院的名演员兼导演金山,周恩来拚命阻拦未果,竟然没有去参加她的婚礼。

1967年12月文革,公安人员闯进了孙维世的家,以“特务嫌疑”的罪名逮捕了她的丈夫金山。接着,孙维世本人也被捕并遭到迫害,被关到秦城监狱。从1968年3月1日起,孙维世即使在牢房里也戴着手铐,还遭到毒打。同年10月14日,孙维世死于她和丈夫金山的结婚纪念日。去世时赤身裸体,浑身上下唯一只有一副镣铐。文革后有人披露,孙维世在文革挨江青的整,在她的逮捕书上签字同意的竟係周恩来。孙维世的家人在她死后发现她头上被钉进了一根长钉子。

周恩来一手策划顾顺章惨遭灭门

周恩来係顾顺章满门血案的主使者。当年周带一群武功高强的杀手,乾脆利落杀掉顾顺章家里的人,包括顾顺章的老婆、岳父岳母和保姆、司机、串门的朋友在内。

康生(赵容)也直接参与。闯进顾家时,顾顺章十几个家人和亲友正在打麻将,其中周恩来的救命恩人斯励也在场。斯励係周恩来在黄埔军校的学生,他的哥哥係国民党将领,斯励在“四一二”清党中藉着哥哥的特殊地位曾将周从国民党手里救出,但正因为他认得周恩来,所以周索性把恩人一起杀掉。

邓颖超的日记中讲,周恩来在多次关係到党和国家命运的关键时刻,背弃原则作出迁就。他做的这些事到底迁就的係边个呢?这不能不让人对他老婆的日记的真实性产生怀疑。

阳奉阴违周恩来与毛泽东相互利用

有两个人写到周恩来跪在毛泽东面前,一位係毛泽东的私人医生李志绥,一位係司马璐。

根据《史海钩沉》的文章透露,一九七五年六月间,在癌细胞的吞噬下,临死前的周恩来已经瘦得皮包骨,体重只剩下六十一斤,他在病榻上强撑着起来,用颤抖的手,提笔给毛写了一封信:其中最后一段写道:“为人民为世界人的为共产主义的光明前途(原文如此–作者注),恳请主席在接见布特同志之后,早治眼病,必能影响好声音、走路、游泳、写字,看文件等。这係我在今年三月看资料研究后提出来的。只係麻醉手术,经过研究,不管它係有效无效,我不敢断定对主席係否适宜。这段话,略表我的寸心和切望!从遵义会议到今天整整四十年,得主席谆谆善诱,而仍不断犯错,甚至犯罪,真愧悔无极。现在病中,反覆回忆反省,不仅要保持晚节,还愿写出一个像样的意见总结出来。

祝主席日益健康!

周恩来

75.6.16.22

写罢这封信后,周恩来又以央求的口吻,给毛的机要秘书张玉凤附了一张便条:

玉凤同志:

您好!

现送十六日夜报告主席一件。请你视情况,待主席精神好,吃得好,睡得好的时(候),念给主席一听,千万唔好在疲倦时念,拜託拜託。

周恩来

1975.6.16.22时半

在邓颖超的日记中,谈到周恩来在遵义会议乾的坏事,日记记载讲“周后悔给毛抬轿子”“周成全了毛的终身领袖地位”等等。周讲:“我又一次做了唯心的政治上错误的抉择。”

这些表面上看都係周在反思自己,但仔细看才发现,他把製造苦难和血案的责任都推给了别人,自己只剩下“反思”。

有人讲周恩来係一个大魔,在中共里隐藏最深、最不容易识别。看了邓颖超的日记感觉周恩来做坏事推责任的能力确实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_博赌网站大全|发现生活美网站|专业的本地服务|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万家乐彩票官方版正式版下载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顶级奢华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