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L猫生活 >电影演不完的细节:间谍桥事件,冷战最具争议的谈判换囚行动

电影演不完的细节:间谍桥事件,冷战最具争议的谈判换囚行动

分类:L猫生活  / 时间:2020-07-25 / 作者:

电影演不完的细节:间谍桥事件,冷战最具争议的谈判换囚行动

作者/詹姆士.B.唐纳文

在清晨薄雾中,我们驱车穿越冷清的西柏林市街,前来密会地点格利尼克(Glienicke)桥,对岸是苏联政权盘踞的东德。我们依约来到这座深绿色的窄钢桥,湖的另一边是波茨坦市,右边小山上可见一座古堡的轮廓。湖的两岸全是林木蓊郁的公园。时间是一九六二年二月十日早晨,气温冷冽但天空无云。

在我岸的桥下,三名柏林人正在湖畔垂钓,不时好奇仰望,几只白天鹅悠游湖面。

一九四五年,美国大兵与俄国人将这座桥取名为「自由桥」。我们看得见桥的另一端有一群戴着深色毛帽的人,比较高的一位名叫伊凡‧A‧叙什肯,是苏联驻东柏林官员,前几天与我谈判出结果,如今三国政府派人前来交换囚犯。

华府时间现在近凌晨三点,但白宫灯火通明﹐甘迺迪总统仍在熬夜等候回报。柏林与白宫之间的电话连线保持畅通。

美国宪兵穿着风衣,在格利尼克桥的这端活动。桥上的西柏林哨兵不久前突然接获指示撤哨,目前守在哨站里,端着纸杯喝咖啡,神情困惑,难掩一丝忧虑,子弹上膛的卡宾枪叠在角落。

两辆美国陆军车从我们背后驶来。鲁道夫‧伊凡诺维奇‧艾伯尔(Rudolf Ivanovich Abel)下车,被粗壮的卫兵包围。六十二岁的他面容削瘦,比实龄老迈,难掩美国监狱留下沧桑。在最后这一刻﹐他靠着根深蒂固的自律力硬撑。

电影演不完的细节:间谍桥事件,冷战最具争议的谈判换囚行动

鲁道夫‧伊凡诺维奇‧艾伯尔 隶属苏联地下情报单位 KGB,官拜上校,美方相信他潜伏美国九年﹐以「驻地情报员」的身份﹐指挥北美的苏联谍报网全军, 个人巢穴位于布鲁克林区的一间画室套房﹐以艺术工作者之名活动。一九五七年﹐他被一名堕落的低阶苏联情报员出卖,同年六月落网,被 FBI 逮捕,依「阴谋从事军事与原子谍报」罪名起诉并定罪,最重可判处死刑。

一九五七年八月联邦法院首次提讯时﹐艾伯尔要求法官指派「律师协会挑选的辩护士」。一组律师开会决议推荐我担任辩护律师。经过四年的法律程序﹐美国最高法院以五比四的比数维持判决﹐艾伯尔上校继续在亚特兰大监狱服三十年的有期徒刑。

一九五七年十一月十五日判刑时﹐我基于种种因素﹐公开请法院切勿判死刑﹐原因之一如下﹕

套一句甘迺迪总统致函于我的用语﹕「在外交管道窒碍难行之处」协商成功﹐如今在格利尼克桥上﹐以囚换囚的任务即将展开。

等我走到格利尼克桥中间﹐等我做完事前约定好的步骤﹑带回对方在东柏林「围墙里」承诺我的人﹐这条迢迢长路也将告一段落。对一个私人开业的律师而言﹐这段路不仅是一个案子﹐更像职场生涯﹐因为其中涉及的法律事务耗时﹐无关法律的连带工作更加繁琐。

艾伯尔上校在美国服刑近五年﹐我是唯一探监者﹐与他直接书信往来的人也只有我一个。艾伯尔活到老学到老﹐求知若渴﹐脑筋灵活﹐是个特别的人﹐个性合群﹐乐于思想交流。在纽约联邦监狱服刑期间﹐他不惜压低身段教牢友法文——而牢友连英文都一知半解﹐是黑手党恶棍﹐因对垃圾业者施暴而锒铛入狱。

就这样﹐ 艾伯尔和我交谈﹑通信 ﹔想法有时相左﹐有时交集。我们讨论他的案子﹑美国司法制度﹑国际事务﹑现代艺术﹑宠物温情﹑高等数学或然率﹑儿童教育﹑谍报与反谍报﹑各路在逃人士的寂寞﹐也讨论如果他死在监狱是否火化。他的知识广泛﹐兴趣也似乎无穷无尽。

在本书开头﹐我必须声明艾伯尔从未告诉我的东西。 艾伯尔是否受苏联指使在美国行动﹐他从未对我承认。 读者也许觉得不可能﹐但事实就是事实。身为 KGB 上校的他有可能决定自行从事谍报工作。然而﹐我辩护本案时﹐总不忘一个前提﹕美国政府掌握艾伯尔与其苏联上级的罪证如山。辩护全程﹐我以这前提为根基。再者﹐他知道我深信不移﹐也默默接受﹐更从不否认其真实性。我们讨论案子时﹐甚至也以同理为前提﹐但他从未明白表态﹐在这方面甚至对我也守口如瓶。

为什幺呢?难道他以为我思想天真﹐以为我认同苏联﹐或是脑筋糊涂了?完全不是。平心而论,明白坦承不仅背离他三十年来苦练的大小本事﹐更重要的是﹐承不承认在诉讼上并无必要性。我们在这方面的沟通就是以「有无必要」为基準。我曾问他真名是什幺﹐他沉思后回答﹐「为我辩护时﹐这事实有必要吗﹖」我说﹐没必要。他一脚拍拍地,说,「那幺,我们改谈比较紧要的事务吧。」

此外﹐从一开始﹐他就接受我是法院指派律师的矛盾立场。他了解我深信﹐只要我凭良心尽力为他辩护﹐就能效忠国家﹑不亏职守。但他也知道﹐用来为他捍卫法律权益的资讯是一回事﹐与法庭无关的资讯有些可供美国反情报单位善用﹐这些资讯又是另一回事﹐他能辨别这两种资讯。对双方而言﹐审慎坦诚是非守不可的準则。

这种独特的律师——客户关係在我书写艾伯尔上校案例时大有助益。假使在写作时﹐我仗着艾伯尔已躲回铁幕内﹐自己恣意乱写一通﹐我必定对不起个人的专业良知。最高法院判决下来后不久﹐我在一九六○年开始筹备出书﹐他不但知情﹐更说﹐既然 以本案为主题的书绝对有人抢着出﹐他倒宁可让我写﹐不愿让「职业写手为提升民众消费意愿而夸大或扭曲事实。」

直至今日﹐我不愿辜负他对我的信心。即使是这份宣言也多此一举﹐因为无论他如今在何方落脚﹐我的所知无法陷他于不义。一个苏联匪谍死不开口﹐在美国人眼里﹐他是危险人物﹐但对他的祖国而言﹐这却足以证明他的爱国情操。

我出任艾伯尔辩护律师的第一天起﹐我就决定为本案写日记﹐原因有几个。第一﹐接到如此複杂的诉讼案时﹐不时翻阅日记有助于温故知新。第二﹐假如客户被处以极刑﹐而我面对外界诬指我未凭良心为他打官司时﹐我可藉读日记安心。最后﹐自从纽伦堡大审判后﹐这可能是我碰到最具挑战性的案子﹐日记可作为私人笔记簿之用。

电影演不完的细节:间谍桥事件,冷战最具争议的谈判换囚行动

本书取材自白纸黑字的纪录,包括按照同时期笔记延展的原版日记﹑与艾伯尔和他「家属」往来的书信﹑法庭议事纪录﹑我赴东德之行时国务院发的电报。我为何接下这份案子?艾伯尔是怎幺样的一个人?最高法院维持原判的表决为何是五比四﹖以美国老百姓的身份进柏林围墙,没有外交豁免权﹐去跟苏联交涉﹐当时的心情如何﹖最后踏上格利尼克桥上换囚﹐能为美国求取最大的好处吗﹖种种疑问在以下文字纪录中自有解答。

一九五七年有天深夜,我独自坐着,想到我和艾伯尔的日常互动关係,在日记里写下:

 

延伸阅读:

石头的《百日告别》:他没有要我演出林书宇的人生

浪漫感动的旅行成长电影:在异国《流浪摩洛哥》找到自己!

放下课本学道地英文!外国人从小读到大的畅销经典小说推荐

电影演不完的细节:间谍桥事件,冷战最具争议的谈判换囚行动

(全文由 时报出版 授权刊载,摘自《间谍桥上的陌生人》;首图来源: Andreas Levers, CC Licensed;禁止转载)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_博赌网站大全|发现生活美网站|专业的本地服务|网站地图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球探体育app官方下载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通宝最新娱乐